每當書店的電動門一開,就聽見外頭走廊上嘈雜的聲音,在電動門開開關關之間,斷斷續續拼湊出來外頭有群青年男女在喊著,「隨手捐發票,救救南部人!」

正在書店裡頭翻著書的我,只覺得很納悶,是不是我聽錯了?「捐發票」,是要救救「植物人」吧?

我刻意往門口移動一些,好聽得更清楚些兒,沒錯!走廊上有五六個年輕人,正在向來往的路人募捐發票,並且齊聲喊著「隨手捐發票,救救『南部人』!」,我想他們應該是為了莫拉克颱風的災民在勸募,但是怎麼只救「南部人」?那「中部人」呢?「東部人」呢?

過了一會兒,兩個也聽見勸募呼聲的書店店員開始討論:「他們現在募到的發票,要九月二十五日才開獎,等到對完號碼,領到獎金都已經十月了,還來得及拿去捐嗎?」店員甲這樣的考量很有道理,卻聽到店員乙立刻幫勸募的人緩頰:「他們應該想要募捐"重建的基金"吧?!重建要花很久的時間呀!」

不管是「救急」還是「重建」,我相信復原/復元的過程中,總有許多天使一路相伴...




拿到退伍令 自願留營救災
【聯合報╱記者周宗禎、李蕙君、劉愛生/連線報導】 2009.08.16 03:18 am

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士兵蔡曜臨、馮健威已拿到退伍令,見救災人力不足,兩人都留營救災。在台東縣服替代役的陳柏臻,雖回台中休假,也跋涉六小時趕回支援。

陸軍六軍團三三化學兵群連日在台南縣協助清除死豬雞鴨及消毒;其中多名士官兵本月底退伍,原可以在營留守,也自願隨部隊南下救災。

將在廿八日退伍的下士鍾智鴻,還有兩天假未休,「南台灣災情嚴重,放不放假已不重要,希望退伍前做些有意義的事。」另一名同日退伍下士周澤緯也不想留守,「不要當閒人,我要分擔同袍工作。」

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官兵日來全力救災,馮健威、蔡曜臨都在維修單位工作,馮健威是八日退伍、蔡曜臨更早在六日就退伍,兩人為幫忙救災,自願「留營」。

東海外文系畢業的蔡曜臨,擔任車輛駕駛,這幾天都跟部隊弟兄一起為救災打拚,到昨天回家前,已留營了十一天。

馮健威是負責飛行裝備及油料檢驗,這幾天為超量飛行的直升機維修把關。他說,國家有難,匹夫有責,留下是應當的。航特部政戰主任李智雄說,馮健威家住仁德鄉,也是災區,他看到弟兄忙得不可開交,災民待救,堅決留營,指揮官給他三千元紅包獎勵,他馬上轉捐給災民。

【2009/08/16 聯合報】






外籍傳教士 旗山清汙泥
【聯合報╱記者陳金聲/高雄報導】 2009.08.16 03:59 am

「莫拉克」強風豪雨帶入旗山市區的汙泥,至今還未清除,基督教後期聖徒教會的外籍長老陸少波及諮議馮明強,連日來號召十幾位傳教士進入旗山,穿梭於大街小巷幫災戶清除汙泥,他們邊挖邊說「這次的災情太慘重了」。

這些傳教士們都沒有務農的經驗,但是,他們一進入旗山街頭,就穿起雨鞋及拿起災民提供的圓鍬等工具投入工作,有的挖街道上的汙泥,有的從屋內幫災民清出汙泥,每個人雖然都滿身大汗,但是卻沒人喊累。

陸少波表示,旗山的災情雖然不像山區嚴重,但是,「半樓高的汙泥,也夠災戶清半個月了。」他看了後非常不捨,於是號召傳教士們趕到旗山協助受災戶清理家園。

旗山市區在這次莫拉克來襲時,因為東側距離只有數百公尺的旗尾溪洪水溢過堤岸,夾帶大量的泥巴衝入市區,幾條街道淹水的高度都有半樓高,屋內在水退去後卻留下約半公尺高的汙泥。街道上的汙泥更高,而且至今還未清完,影響民宅的清除工作,因為街頭的汙泥沒清走,貨車進不去載走住家清出的汙泥。

【2009/08/16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ver 的頭像
River

流川飛揚 River's Blog

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pemmesee
  • 看著別人在幫忙<br />
    我自己只能祈求傷亡的人越少越好<br />
    希望大家一切平安<br />
    <br />
    <br />
    <br />
    ................橘子
  • River 於 2011/01/13 19: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