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師傅是一位蒸汽運煤火車的司機員,即將從扎賚諾爾(Jalainur)─位於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的煤礦基地─退休了。他打算搭火車到中俄邊境的滿洲里市,去找嫁到那兒的女兒。

就在等火車的空檔,朱師傅在車站外的露天卡拉OK,五音不全、忘詞落字地唱起了「戀曲1990」─羅大佑的經典名曲。一會兒高八度,一會兒低八度,把戀曲1990唱成了戀曲2266。

「…人生難得再次尋覓相知的伴侶,生命終究難捨藍藍的白雲天…」一個嗓音渾厚,字正腔圓也不走音的聲音,接在朱師傅的歌聲之後出現了。那是李治中─與朱師傅一同在礦場工作多年的年輕火車信號員。

治中和朱師傅除了一起工作,也是在那片黑壓壓的荒漠之中,彼此扶持、互相照顧的忘年之交。他倆一同唱起了羅大佑的這首歌,帶出了這段故事的主題。



治中或許是掛念朱師傅面臨退休的落寞,也或許是擔心朱師傅一個人到邊境去找女兒,在路程上的安全,他就這麼一路跟著。朱師傅幾次叫他回去,治中只是楞楞地笑一笑,還是跟著,一路上他們倆偶爾一起抽抽煙、聊個兩句,大多數的時間,治中就是這麼靜靜地跟著。

滿洲里到了,朱師傅的女兒和女婿一起在車站迎接,朱師傅要治中上車,一起到他女兒家,治中還是傻愣在那兒。

治中沒上前去,只開口說了一句:「我的帽子」,一邊摘下自己頭上的那頂朱師傅的帽子。

只見朱師傅一個淺淺的笑,摸摸頭上的帽子,取了下來,丟還給治中。

兩個人再也沒多說半句話,沒道別,也沒再見,似乎對於過去的相知相惜和未來的茫然不確定,完全了然於心。

治中一個帥氣的轉身,頭也沒回,走回車站,獨自往扎賚諾爾去了…

你什麼都沒說,我就懂了。我什麼也沒講,你也明白了。

朱師傅和李治中之間的情誼,是內斂安靜的,是毋須多言的,那似乎比成天聒噪嚼舌根所建立起來的關係還要更深沈、更長久。

相對的,到了分離的時刻,也更顯得鬱悶又感傷。

荒涼蕭瑟的景色,烏漆嘛黑的礦場,坑坑疤疤的地面,工廠冒出的濃膩黑煙,火車吐出遮天蔽日的蒸汽,把扎賚諾爾搞得「破破爛爛」的,把邊境開闊大地上的藍天白雲搞得「破破爛爛」的,但是這不影響他們心中那片藍藍的白雲天…

「人生難得再次尋覓相知的伴侶,生命終究難捨藍藍的白雲天」,瞬間,這句歌詞更加令人感傷了…








【官方電影本事】

扎賚諾爾 Jalainur 趙曄 ZHAO Ye

2008 / China / Digibeta / Color / 92min

2008 釜山影展費比西獎 / 2009 鹿特丹影展競賽單元

扎賚諾爾是中國最北端的一個礦區,在蒙古語中意為「如海的湖泊」,當地的露天煤礦和運煤的蒸汽火車都將隨著礦脈枯竭而走入歷史。影片中一名工作卅多年的火車司機,退休前決定去探訪他住在中俄邊境的女兒,他的徒弟依依不捨地送行,離情盡在不言中。樸實的故事,絕美的攝影,不借助對白的情感交流,全片流露淡淡的哀傷。

Old Zhu, approaching retirement age, is a steam engine driver in the Jalainur coal mines while his apprentice Li Zhizhong is a signalman. They’ve been working together for years, inseparable both at work and in life. One day, Zhizhong is stunned to find that Old Zhu left earlier to visit his daughter at the border. Zhizhong follows Old Zhu, but decides to leave when Old Zhu’s daughter and son-in-law show up. Zhizhong misses the return train and lingers on around the border.

★ 2009台北電影節 – 扎賚諾爾 Jalainur





【參考資料】
【電影評論】國際各大電影節對《扎賚諾爾》的眾多好評
【電影評論】送君千里《扎賚諾爾》Jalainur
2009台北電影節 官方部落格
滿洲里市 (隸屬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 扎賚諾爾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ver 的頭像
River

流川飛揚 River's Blog

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