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課,老師要大家寫一封信給「親愛的…」,給任何對象都可以,但是卻換來同學們的一陣哀聲嘆氣。

老師有些惱怒,提高音量說了:「如果你們不寫信,那今天的作業就是回家跟爸爸媽媽說『我愛你』,我會打電話到每個人家裡去問…」

同學們寧願寫信,也不想幹這麼肉麻的事,於是大家開始絞盡腦汁想個對象寫信了…



班上一位來自日本的影山皓汰,不知道該寫信給誰抱怨一下「我討厭三寶他們…,他們都不會玩"沉默之丘"…」這樣的芝麻小事,於是他把信給了「親愛的某某先生」。

這封信被班上調皮的同學發現,而且惡作劇地寄了出去,沒想到「親愛的某某先生」竟然回信了!



於是,皓汰開始和「親愛的某某先生」通信,分享彼此的生活,不管是快樂的還是不快樂的。

而「親愛的某某先生」彷彿有超能力,總是知道皓汰生活中的一些細節。「親愛的某某先生」後來還寄了一張藏寶圖給皓汰,讓他循著藏寶圖去找到「親愛的某某先生」的寶藏。

這段和「親愛的某某先生」通信的時光,皓汰享受著寫信與等待回信的快樂,更享受著發揮無邊想像力的暢快。

可是,「親愛的某某先生」到底是誰呢?




無意間在公共電視頻道看到這部由林冠慧導演所編導的「親愛的某某先生」,短短三十分鐘,讓我沉浸在皓汰的異想世界裡,更讓我回味起寫信與等待回信的快樂。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和一位認識不久,但是又像熟識多年的老友的新朋友,這麼一來一往地通過信。

不是email喔!而是真的提起筆來,把心情和感動,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在各種紙上(手邊有什麼紙,就用什麼紙來寫)。

他是一個很會說故事的朋友,接到他的信,總是會有驚喜的新鮮事。

雖然他的生活圈很小、很單純,但是他總是可以用那敏銳的觀察力,發現身邊那些正在發生或已經發生的事情的細節 (他還沒辦法發現那些尚未發生的事情,不然他寫的就不是故事,而是預言了),然後很有條理、非常流暢地「說」給我聽。

「親愛的某某先生」把皓汰的每一封信都好好地收在小美冰淇淋的鐵盒子裡,我也把每個朋友給我的信、卡片、明信片都好好地收著呢!

我把這個朋友的信特別翻出來讀了一讀。啊!2006年那個時候的他,還被困在一個小鎮裡面,等著破繭而出呢…

「在我所居住的小鎮,沒有金石堂和麥當勞,更不用說星巴克和誠品了 (整個縣目前都沒有後兩樣!夠慘了!),資本主義在這裡似乎起不了作用,稱得上時髦的,只有屈臣氏和便利商店 (最近多了家85度C!)。

這裡的人沒聽過杜斯妥也夫斯基、湯瑪斯曼,鎮上自詡愛讀課外書的阿妹仔,讀的都是一些十分古怪的言情小說,像是辣妹快餐店、壞壞小少爺之類的。這個縣稱文化沙漠是不為過的」

不知道他此刻要是看到這段文字,已經身在五光十色大城市裡頭的他,會是怎麼樣的心情?

還有一些更有趣的故事,就當我個人的收藏,不跟各位分享了 ^_^




「親愛的某某先生」:

你給誰寫信?

誰又給你寫信了?

我想寫信給你,

你也會回信給我吧?






「親愛的某某先生」部落格
公共電視 人生劇展─「親愛的某某先生」
【捐款挺公視,做好更多事 - 你捐款,我送禮(2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ver 的頭像
River

流川飛揚 River's Blog

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